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那天的抉择

那天的抉择

现在回想起来,很庆幸当天自己能见到他,也很庆幸自己没拒绝他没做出错误的选择,那一天

*****

这天是向雪与丈夫的结婚三週年纪念日,但丈夫已经过了应该回家的时间却还没下班回到家,而向雪只能坐在已备好丰盛晚餐的餐桌旁枯等丈夫回家。

……

向雪跟她丈夫从大学时期就开始交往了,他是个很温柔体贴的好男人所以向雪很爱她的丈夫,他们俩大学毕业就马上就业为了结婚而努力着,三年后就幸福的步入礼堂,与她爱的丈夫相守一辈子,在新婚的那一天,他俩互相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对方。

结婚至今已届满二年了,新婚的甜蜜和他们两个虽然都很年轻血气旺盛,但她丈夫却对做爱不抱很高的热衷,一週二次,这让年轻气盛对做爱很热衷的向雪感到失落,也因两人床事不兴所以向雪一直都没有怀孕。

有天丈夫刚下班一回家很兴高采烈的跟向雪说他写的企划案他们上司很喜欢,要採用他的企划来推动这次的主打,所以从那天起,丈夫每天早出晚归,回家就累的快倒下了,吃个晚饭也很快速的吃饱洗完澡的又去书房工作到半夜,这种情形已经好几个月了,而向雪也因此都没跟丈夫做爱了,她才26岁还很年轻,正是很勤性事的时候,要她不想做爱事不可能的,所以向雪这数个月只能时常在丈夫上班后自己一个人偷偷用手自慰,但…最近她越自慰越空虚,手已经不能满足她了,向雪想要男人的大鸡巴很想很想,饥渴的骚穴太久没被男人的大鸡巴肏了,骚痒到向雪觉得自己快疯魔了,幸而今天是结婚纪念日,丈夫答应会早点回来,所以向雪很开心,美美的打扮了自己一番,穿上性感的衣裙要来勾引她丈夫,上衣略紧身衬衫明显的凸显出豪大的巨乳,扣子开了三颗露出两颗浑圆饱满的雪白半奶,下身则是迷你短裙,露出纤细白嫩的长腿,向雪满意的看着镜子里如此美丽性感的自己,心里开心的想着今天就能被丈夫的鸡巴安慰了。

但,事与愿违,指针已走向十点半了,然而她丈夫却还没回家,望着一桌已经放凉的丰盛晚餐,枯等的向雪难过的默默啜泣起来。


“叮咚~”

在餐厅流泪的向雪听到电铃就知道是丈夫回来了,虽然有点疑惑丈夫为什幺不直接开门而是要用按门铃的,但向雪还是急忙擦掉眼泪像鸟儿般雀耀的飞奔去开门,门一开她就愣住了,因为丈夫不是一个人回来,而是带着另一人回来。

“老婆对不起阿,我钥匙忘在公司没带回来,让妳帮开门了”丈夫略为歉意又不好意思的说

“快进来吧,不是还有客人?别让人在门外等了。”虽然有点不悦这特殊日还有人来家里作客,但是她赶紧侧身让他俩进屋里来。

“老婆跟妳说,这是大伯,我们结婚那天大伯全家都有来呢,今天我去跟厂商谈合约正好遇到大伯也在那,所以我们就去小酌了一下。大伯,这是向雪,大伯你只看过当新娘子的她吧,哈哈。”丈夫很欢喜的帮我们互相介绍。

大伯看起来年龄大约有五十多岁正值壮年,身材体格居然比还很年轻的丈夫还要壮硕一些,散发出中年男人成熟的魅力。

“大伯好~”向雪乖顺的向大伯打招呼

“唉呀,虽然隔那幺久才又见面,但是可真年轻漂亮呢,你小子娶到向雪这幺漂亮的女孩当老婆真是好运啊。”

大伯笑着调侃丈夫和称讚她漂亮,但是大伯却用着奇怪让向雪很不自在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她看。

向雪尴尬的笑着向大伯点个头说谢谢。

“啊~大伯你们用过餐了吗,还没的话就赶快来吃饭吧。”想避开那不自在的眼神向雪赶紧招呼他们过来吃饭。

席间,丈夫跟大伯欢快的畅饮着酒,大伯猛向丈夫夸向雪漂亮,频频的跟向雪搭话,而且无数次的直勾勾看着她那露出的G罩杯半奶不放,看的让向雪快以为自己没穿奶罩,那有色的眼神让她非常不舒服,但是他又是丈夫的大伯,向雪不能怒斥他的无礼,只能硬着忍耐了。

饭后因为两人都喝多了,丈夫不放心大伯醉醺醺的回家,所以就挽留大伯住下来一晚,虽然向雪很不乐意大伯住下来,但她还是听丈夫的话整理客房和大伯所需的用品,而丈夫早早就去梳洗準备休息了。

在整理的期间,大伯一直缠着向雪说话,色瞇瞇的双眼时不时的看着她,尤其在她蹲下帮大伯铺床时明显的听到大伯呼吸声变得很沈重。

忙了一晚,好不容易打发了一直拉着她说话的大伯去睡觉,等到向雪欢快的换上性感的薄纱睡衣要去勾引丈夫做爱时已经晚了,因为喝了不少酒,最近又没多怎休息的丈夫早已呼呼大睡不知哪去了,向雪很难过的垂着头走去楼下客房旁的洗手间上厕所,坐在马桶上的向雪不自觉的开始隔着睡衣抚摸自己寂寞的G奶,另一手伸下去轻按压着阴蒂,熟悉的自慰快感又来了,但最后的高潮却是达不到,越自慰越空虚,向雪很空虚又想要做爱但是只能落寞的洗洗手準备回房睡觉。

一出厕所的向雪没防备的被住嘴巴揽腰的被硬拖进去客房,男人与女人的力气差太大了,尤其她又没防备所以很容易的就被拖进客房去了。

一被拖进客房,门上锁后就被人吻住嘴舌头也伸进来要纠缠着她的舌,手也不客气的揉上她的奶子。

很久没被男人干又非常想做爱的向雪,被大伯很有技巧的抚摸,很快的向雪就软依在大伯身上,但理智狠狠的在告诉她,这人不是丈夫,是她丈夫的大伯,绝对不能发生这种悖德的事!

理智一回拢,向雪马上挣扎了起来。

“不要!快放开我!大伯你是我和老公的大伯不可以这样!”向雪奋力的挣扎想逃出大伯揉着她奶子的狼爪。

大伯用一只手固定住向雪的头,嘴凑过来她耳边舔拭

“我怎幺可能放过妳,我可是一进门就被妳给迷住了,看看这白嫩的肌肤这细腰…还有这幺大引人犯罪的巨乳,妳觉得我有可能放过妳吗”大伯说到的地方他的手就会往说的地方游移而至。

“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妳应该不知道吧,木伸今天去谈的厂商负责人是我,所以妳不想让木伸因为没谈成合约被他们公司辞退的话,就给我乖乖的张开大腿让我肏。”

听到这话向雪吓的马上停止了挣扎,眼睛睁大的傻楞住,大伯舔弄着向雪的耳垂又吸允着,看向雪没有挣扎,固定着她的头的手就伸下去她的另一边奶子揉捏起,而原本那只揉奶子的手就伸到她的私密处撩起睡衣裙襬,轻揉按压她的阴蒂

“嗯嗯…啊…唔…”向雪的敏感点在奶子和耳上,而大伯揉捏的技巧又很厉害,一下子就让她的小穴湿了个透底。


“呼呼…其实妳也很想要的很吧,妳看看,妳的淫水居然可以隔着内裤把我的手弄湿,真是太厉害了!”大伯赞叹的伸起湿漉漉的手让向雪看她的杰作,向雪羞愤的撇过头不想看那令她难堪的证据,却正好好到大伯一嘴将向雪吻住了,大力粗暴的吸允她的舌头,淫靡的唾液从两人交接的唇缝流下。

“向雪乖姪媳,妳看妳现在听我的话不是很好吗,乖乖听我的话妳爽我也爽,还有我那姪子也可以因为妳得到他们上司的赏识继而升迁,反之如果反抗的话后果应该不用我说吧…”大伯说出威胁向雪的话,他那后面没说完点到为止的话向雪懂,想起她那心爱的老公,向雪只能不得不羞怒的点了头。

“……大伯想要我怎幺做?”向雪很愤怒的盯着大伯看,等大伯下指令要她怎幺做。

“乖姪媳真识相,很简单,去床上躺着张开大腿让我干妳。”大伯口出下流的秽语却让向雪感到羞愤的性奋。

“先把那件睡衣给脱了,我不想要妳用来诱惑木伸的衣服来让我脱,现在马上限妳3秒内脱掉,连内裤也是。”大伯厌恶的说并煞有其事的开始倒数起来,向雪一听到大伯在倒数就手忙脚乱慌张的脱掉睡衣和内裤,脱完后向雪用手遮住奶子和阴部羞愤的瞪着大伯。

“啊~年轻的身体就是好,看看多漂亮,这奶子大的好美,这幺大以我的手感一定是G罩杯,乖姪媳妳真的太合我爱巨乳的胃口了!”大伯性奋的跪在向雪面前用手膜拜似的抚摸她的乳侧和腰至大腿。

“来吧,把我的衣服和裤子给脱了”大伯站起来,整个人放鬆的等向雪给他脱衣服,向雪咬着牙听话的走过去帮大伯脱起衣服和裤子,脱掉裤子时向雪就愣住了,她清楚的看见还没脱掉内裤已经半勃起的鸡巴形状粗度长度跟她老公已经完全勃起的粗长居然已经一样了,向雪情不自禁的想,要是大伯的鸡巴完全勃起的话不就有18公分以上?!

猛然的大伯一用力将愣住的向雪推倒在床上,手继续揉起奶子来嘴也吸上她的奶子,大力的揉捏吸吮舔拭,右手伸到她的淫穴那揉压阴蒂,原本有稍微止住的淫水经这样的挑逗又如流水般的缓缓流出,大伯伸出中指沾湿,缓缓的插进向雪的淫穴里,浅浅的抽动,大伯的爱抚让向雪真的很爽,但为了她自己的尊严死咬紧牙关绝不能在大伯面前欢快的淫叫出声。

“乖姪媳,妳的穴好紧好热,真是淫蕩,才第一根手指而已就紧紧吸着不放,叫出来,我要听妳淫蕩的叫床声,妳应该知道不听我话的后果吧”

“啊啊…嗯…唔嗯…”被识破意图的向雪红了眼眶鬆了牙关,细碎的淫叫声还是从她嫣红的嘴里发出了。

因为向雪的小穴够湿,所以很快的大伯就将手指量加到了三根,而她的两个奶子的乳头也被吸肿了。

“啊啊!不要不要!!啊嗯…啊啊~要去了…啊啊…要去了!!”插在淫穴里的手指狠狠的抠压向雪的G点快速肏弄,很快的向雪就就着大伯的手达到高潮,淫水喷了整个屁股下的床单和大伯的手都是。

“很爽吧,居然爽到淫水喷了到处都是,真是敏感的小蕩妇。”大伯邪笑的抽出手指看着大量的淫水从手上滴落。

“唔…嗯…”被高潮爽到瘫软的向雪气息急快的喘息,眼睛迷濛的看大伯伸起手舔她的淫水。

“乖姪媳妳的淫水真甜,不块是年轻的味道。”大伯伸起沾满淫水的手指舔着。

“好了乖姪媳,换妳来让我爽了,来帮我口交,妳知道该怎幺做吧。”最后一句还是带着威胁的对向雪说,大伯将向雪拉起换他躺下。

向雪不甘心却又只能听话的跪在大伯的大鸡巴前,她的手缓缓覆上未脱内裤还半勃起的大鸡巴上抚摸着,待大鸡巴又变大一点点后,向雪就将大伯的内裤脱掉,一脱掉向雪真的傻了,好大!好粗!好硬!

向雪久没看到男人的大鸡巴了,一见到大鸡巴居然就鬼迷心窍的舔上去了,完全不顾她现在舔的是大伯的鸡巴,就像在舔美味的棒棒糖一样,用舌头勾勒大鸡巴的形状,再全部舔满,慢慢的舔到睪丸,吸吮睪丸,一手握住根部轻撸动,另一手指尖去轻抠龟头的马眼,又再舔回龟头,换用舌尖去抠马眼。

“啊呜~嗯…啾啾…嗯…”向雪将整根大鸡巴含进嘴里吸撸着,因为大伯的鸡巴太大了她只能含住三分之二而已。

“啧啧…啾…”吸吮的水声一直从向雪的嘴里发出,让她很羞愤只能抬眼去瞪大伯,这一瞪却不得了了,那妩媚的眼神根本就是在勾引大伯快来肏她的暗示,让大伯看的原本半勃起的鸡巴瞬间完全勃起了。

“妳个小蕩妇小骚货,老子今天不肏坏妳肏的妳求饶,老子的名字就倒过来写!”大伯猴急的将向雪拉躺下,把她的腿摆成M字形,压住她的下半身用大鸡巴粗鲁的蹭她的阴唇,大伯握住大鸡巴对準那溼答答的骚穴,肏入!

“啊~好粗好大…太深了…”被久违的大鸡巴还是那幺粗大的鸡巴插入,向雪爽到尖叫出声。

“乖姪媳妳真的太棒了,骚穴又紧又会吸,看看我要抽出干进都不好抽”大伯宽厚的手揉上向雪的奶子开始九浅一深的肏着她。

“啊嗯…嗯…啊啊~嗯…不要…好深…”随着一波波的干入抽出,向雪的理智尊严也一丝丝的在崩落。

“啊啊~好爽~嗯…不要…啊…要去了要去了啦~…”大伯越干越快,在一次用力的干入之下向雪迎上了许久未曾高潮过的愉悦感,整个人爽到颤抖着,理智尊严什幺的都是浮云,嚐到渴求已久由男人带给她的高潮,现在的她只想当只正在发情的母狗被大伯干她那骚痒到不行的淫穴。

大伯将向雪拉起让她趴跪着,扶好向雪的腰又提枪的干了进来。

“啊~讨厌…又干那幺深…啊嗯…干进…子宫了…”因为大伯的大鸡巴真的又长又大,所以每次鸡巴完全干入都能干到子宫。


“呵呵,乖姪媳妳现在可真漂亮,像只发情的母狗在被我干着,淫蕩极了。”鸡巴很有节奏的干入抽出,大伯说着下流色情的话,一手揉向雪的奶子一手捏抠乳头让向雪兴奋不已,小穴不自觉的收缩紧紧吸咬大伯的大鸡巴不放。

“放鬆!别咬那幺紧,是故意想让我射出来吗?”大伯为了要让向雪放鬆,拍打了她的屁股一下。

“啊啊~”屁股被打的羞耻感让向雪居然更爽了,屁股也跟着摇动起来配合鸡巴干入的动作。

“嘶…对…就是这样,乖姪媳妳让我太爽了。”大伯看到向雪没有理智的开始配合起,也很兴奋的越干越快,手也欢快的拍打她的屁股。

“啊啊~讨…嗯…厌~…又要高潮了拉…不行~咿啊~…!”向雪又再一次的被干到高潮了。

高潮后的向雪瘫软着身体没被法支撑起上半身,所以大伯将她扶躺,摆回她第一次被干入的姿势一样。

“最后了…我也快差不多要射了。”

“唔…大伯~快…干进来嘛~”向雪已经被肏干的神智不清,意乱情迷的央求大伯快点再干她。

“好好,乖,马上就干妳”大伯鸡巴对準被干到合不起来狂流淫水的骚穴肏入。

猛烈的插入撞击”啪啪啪”的响起来。

“啊啊~好棒~不…嗯阿…要被干飞了…”嚐到鸡巴那爽快的滋味没有理智的向雪双腿自动的夹上大伯的腰,屁股也配合的摇动。

“嘶…爽死了爽死了,呼…小宝贝我要射了喔,要射进妳的子宫里让妳怀孕!”大伯怕向雪因为怕被内射而想逃脱,所以双手紧紧扣在她的奶子下,加速的干着,熟不知…

“啊嗯…好啊…嗯嗯…好快好猛…要被干…干坏了…射…给我…嗯咿~射满满的…在我子宫里…求求你~”大伯眼睛发光惊异的看着向雪,意外的没想到向雪会答应,还要求要内射给她,于是更起劲更快更猛的肏她。

“嗯…要射了!都射给妳了!”大伯一阵低吼后一道又烫又强劲的精液射进向雪的子宫里。

“咿咿!好…好烫…子宫不行了~太…满了啦~啊啊…去了…去了~”随着大伯的高潮射精,向雪也被射到高潮了,高潮的爽感让向雪爽到捲缩起脚趾。

(……原来这就是真正爽到高潮的感觉吗?与丈夫做爱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被大伯胁迫的做爱却意外的让我切身的体会到做女人被干的快乐。………心…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大伯一下下的喘息,缓劲后握住射精后还是很粗硬的鸡巴慢慢的抽离,”啵~”的一声鸡巴抽离了向雪的小穴,而刚射进去的精液因为太多了,所以争先恐后的从她被干到合不上的骚穴泊泊流出来,延着屁股流到床单上,形成一幅淫蕩的美图。

大伯抽出后向雪还在失神喘息,享受刚被干的余韵,所以并没有发现大伯下床到旁边的柜子在鼓捣什幺东西,这也成了她日后被大伯威胁的把柄……

之后向雪趁大伯去洗澡时软着腿赶紧跑回楼上清洁自己淫乱不堪的证据,尔后回到丈夫的身边躺下要休息,脑海一直不停的在重播着被大伯胁迫和自己淫乱的交姦画面,又看了看冷落了她许久的丈夫,心完全崩塌了…

看着熟睡的丈夫,向雪不自觉的掩面闷声痛哭,心慌的不知所措……

Part 2.

继那天被大伯胁迫和姦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让向雪过的心惊胆战又心虚的不敢面对她丈夫,而自己又会很下贱的想起大伯和他的大鸡巴而自慰起来,向雪很痛恨大伯,却也如思春的小女孩般的想要再见到大伯,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向雪很厌恶自己。

由于心里一直很希望能再见到大伯,所以向雪不自觉得开始每天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衣服也越穿越性感诱人,该露的绝不私藏大方的露,不该露的则包的很掩实,也因为穿着这幺性感,搞的每次出门在路上都被很多男人色瞇瞇的盯着她看,至于向雪的老公还是老样子,每天忙的早出晚归,根本没注意到向雪的改变,这点让她很失望难过,而且昨天丈夫居然还说他们公司案子到最后阶段了得留在公司很晚,所以这关键的三天就乾脆住公司里不回家了,让向雪完全心碎了…。

“叮咚~”

“请问有人在吗?我是宅配汪,有您的包裹。”一听到有人寄包裹来,怕是婆婆或妈妈寄来的,向雪急忙跑进房间拿印章出来赶快跑去开门收包裹。


“来了~放这边就行了。”向雪赶紧开门退后一步让宅配员放下包裹,因为很急忙的跑来跑去的,所以人还在微喘,被半罩深V小可爱包覆住的巨乳也上上下下的快速起伏着,宅配员看的眼睛都直了,傻楞楞的紧盯向雪那呼之欲出的大奶子不放。

“是在这边盖章吧。”知道宅配员看着她奶子看傻了,所以向雪只好就着他抱着箱子的姿势微弯腰去盖章,而半露的奶子因为地吸引力的关係也紧绷着向下,白嫩嫩的大奶子简直都快从小可爱里跳出来了,宅配员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嘴角还流下口水,呼吸也明显的因为兴奋而变粗重了起来。

“好了,辛苦你了!”盖好章的向雪拍了下包裹的箱子叫醒宅配员,被向雪拍醒的宅配员尴尬的对她笑了一下赶紧放下箱子灰溜溜的快速走出门。

向雪大笑的关上门抱起箱子走到客厅放下,去柜子翻出小刀拆封,入眼的是一件被包装好的服饰袋和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拿起服饰袋发现下面还有一包用牛皮纸袋装着的东西有点厚,向雪好奇的拆封拿出,瞬间拿出的东西鬆手撒了一桌子,向雪惊吓的脸色惨白整个人都在发抖,撒在桌上的有好几张照片一封信和一片光碟,让她吓惨白脸的就是那些照片,一张张的赫然是那天被胁迫一夜纵情不堪入目的淫照,摆着淫乱的姿势插入的各种角度都有,每一张她的表情都是被干的很陶醉很淫乱,向雪抖着手拿起那封信拆开来阅读。

『我最爱的美丽姪媳:

相信妳很喜欢我送的这份礼物,自那天起我就无法忘了身材曼妙的妳,为避免错失能再看到妳的机会,所以我将那晚都拍下来了,我夜夜都看着那晚我们做爱的视频在自慰,我给的是拷贝的,如果想要回母带就在今天晚上6点在妳家门口等我,若没出现我也不会生气也不会胁迫妳,就只是会将我们的美好分想给别人看,例如给我那姪子看…

喔对了,顺势记得换上我送的衣服不许穿奶罩等我接妳

大伯』

向雪吓傻的瘫坐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

看到那些东西向雪很惊恐害怕,但又想到信里提到天天看着他俩做爱的影片在自慰,向雪居然下贱的性奋了起来,想起大伯说晚上六点要接她,向雪又愤恨的咬了咬牙,做着要去见大伯的心里建设,但内心深处却是矛盾的期待大伯来接她,向雪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四点了,将东西收拾好,準备洗澡打扮一番,沐浴出来后向雪把身体擦乾,将大伯送的衣服的包装拆开摊开穿上,走到镜子前要做调整,看到穿上衣服的整体后向雪不自觉娇羞了,那是一套大红色的旗袍,露了一大片雪白的背部,胸前的布料是篓空爱心的,奶子处露了2/3,就刚刚好包住奶子侧边和乳头,奶子整个绷紧,感觉稍晃个一下奶子就会蹦出来似的,下面则开双边高衩至臀部,轻飘飘的两块布,长度至大腿的一半,随衣服附的是一件薄纱绑双边带子的丁字裤,向雪脸红害羞的套上,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好好的打扮自己。

*******

快到6点时向雪就在家门口等大伯,她害怕被邻居看到现在这种骚样,将整个人躲到柱子后,心里祈求大伯快来要不然她就快羞愧死了!

果然老天有听到向雪的祈求,大伯很快就开车到了,她怕被发现快速的打开车门坐上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大伯惊艳的一直看着向雪,她羞愤的低下头不想看大伯。

“求大伯快开车吧,我不想被看到。”大伯闻言低低的笑了起来开车出发。

“啧啧…小宝贝妳今天可真漂亮,看的我都快耐不住自己想现在就狠狠的肏干妳起来,今天打扮的这幺美是因为我吗?”大伯继续用下流的言语调戏向雪,向雪羞愤的瞪了大伯一眼。

“妳这小骚货,真他马的淫蕩,居然用眼神在勾引老子!老子今晚一定要把妳这小骚货干到求我饶过妳!”大伯误以为向雪在勾引他,大鸡巴硬了起来裤裆搭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

向雪羞愤的不敢再看大伯,转过头看着窗外闪闪而过的街景。

*****

大伯带向雪到一间位于山腰上的日式餐厅用餐,席间大伯对她很温柔很体贴,岸然一副绅士的样子,还说今晚他们两要住在也是这间餐厅所开的温泉旅馆,不过它是在山顶上,所以吃完饭后还要在开一个小时的车上去。

餐点真的很好吃,直到上车后向雪红着脸还在回味好吃的餐点和大伯如对妻子般温柔体贴的对待。

“晚点再去旅馆,我带妳去一个可以看到全市的夜景的地方”车子又再度出发。

开了约20分钟车子缓缓的慢下来了,大伯将车开了一处都没有人也没有什幺路灯和很多树丛的地方。

“到了,下车走到车头前就能看到了。”大伯自若的解开安全带开门要下车,向雪疑惑的看着大伯也跟着下车了,照着大伯刚刚说的话走到车头前一看,向雪被美丽的夜景给迷住了,看着夜景入迷的向雪没发现大伯无声无息的走到她身后,突然大伯在向雪没有防备时从她身后揉住奶子,嘴巴含上向雪的耳垂吸吮。

“小淫娃,妳知道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吗?从妳一上车时我就不停的在脑子里想着要用什幺姿势干妳了。”大伯手不停的揉着奶子,嘴吸着耳垂,而搭起大大的帐篷的大鸡巴狠狠的顶着向雪的屁股蹭着,被大伯这样子亵玩向雪很不争气的湿了,有所感觉向雪情动的大伯扳过向雪的身体,抱住她的腰吻了上去,舌头侵入她嘴里与之大玩躲猫猫。

“不行,我不能对不起木伸…而且你是我大伯啊,我怎幺可以和大伯你做爱呢…”被吻到头晕瘫软的向雪,趁大伯略鬆嘴时轻推开他,手抵在大伯胸前用着央求想被大伯干和不能背叛丈夫还有两人的伦理关係在痛苦的眼神看着大伯。

“别说什幺对不对的起的,乖姪媳其实妳很想要大伯我干妳吧,否则不论我再怎幺样的胁迫妳,妳也会拒绝或报警死活不从,但是妳没有,却反而还听我的话穿上这套衣服打扮的这幺漂亮附约,就说明了妳心里在期待着我干妳,我说得对不对?就这样别拒绝我了,当我的小蕩妇吧?”大伯边说手边不安分的揉着向雪的屁股还有意无意的在沿着屁股缝滑进淫穴缝又滑回来,被说中心事的向雪虽然很震惊但同时又被挑逗得快不能思考,大伯满意的看着向雪的反应和变化手更加得吋进尺的伸到她的阴蒂处拨开溼答答的耻缝揉按起阴蒂,渐渐的向雪的双眼蒙上了充满情慾得水雾,向雪羞怯得轻轻点了头答应了大伯,向雪将脚微微张开的方便大伯玩弄,手也放鬆的搭在大伯的手臂上,整心整身的想奉献给大伯。

“我今天想干妳想一整天了,前戏大概会不太有,因为我现在就想肏进妳淫穴了。”大伯动作略带猴急的把西装外套脱掉铺在引擎盖上迅速的将’向雪推倒在铺着外套得引擎盖上吻上她,身心已被大伯所俘虏的向雪手也勾上大伯的脖子与他深深舌吻起,大伯一手揉向雪的一边巨乳玩弄,一手撩开她旗袍前面那块布,扯开绑带的丁字裤,一根手指探进向雪的淫穴里慢慢抽插起来,因为向雪的小蕩穴早就湿的像关不起来的水龙头,所以大伯很不费力的很快就插进三根手指抠挖开拓小淫穴。

大伯忍受不住的抽出手指,掏出肿胀到快爆掉的大鸡巴,用大鸡巴磨蹭向雪的淫穴缝,将整根大鸡巴都沾满淫水后,把龟头抵在小淫穴入口,突然狠狠得用力干入!

被干进来的向雪因为还被吻住,所以只能爽的瞪大眼睛瞳孔收缩却不能爽的大声淫叫出来,修长白皙的双腿也淫蕩的自动自发盘上大伯的腰紧夹着。

“肏!好爽,被木伸干那幺多年,现在也被我干过,这穴还是像处女一样紧,年轻就是不一样!我干妳干的很爽吧,小蕩妇来叫声主人听听。”大伯爽的把原本有点暴露包着她大奶子的旗袍的胸口往旁边一拉,一双G奶的巨乳终于不受限制的弹了出来,大伯手扣着双G奶,随着被大力的干入抽出的动作,奶子也上下跳动。

“啊嗯~好棒~大鸡巴主人……主…人好猛……人…人家会被你…嗯啊~干坏…”由于已经决定当大伯的女人了,所以不再矜持什幺的淫蕩叫床出声

“爽死了…”大伯抱起向雪边干边走到后车座。

“啊~主人…干得好深…唔嗯…人家…快要被干飞了…”被边干边抱着走的干入动作搞得向雪淫叫连连


大伯将向雪放倒后车座不抽出的继续肏她淫穴,手扳下前座的椅背钮,放倒前座椅背与后座椅平行,大伯又将向雪抱起放躺在前座上,他人也完全进到车内没有顾虑的压上向雪狠狠操干着她,随着他们俩激烈放蕩的做爱动作,车子也激烈大力的晃动,果真是名符其实的车震。

“嗯…小宝贝我要射了,满满的射一砲在妳小穴里…”大伯充满情慾暗哑的嗓声呼在向雪耳边,听到大伯说要射了向雪马上清醒了起来。

“啊啊…嗯…主人不行…我今天…是…危险期…啊嗯…会…嗯…怀孕的…会有…小宝宝…啊哈~”向雪有点害怕会怀上大伯的宝宝,但想到上次被内射的那种舒服感却又很期待被内射的紧夹着上司的腰不放。

“呼…那我就更要内射了,让妳怀上我的宝宝”大伯加快要射精的动作更猛更快的肏干向雪。

“咿哦…不行~不能…内射…人家会怀孕啦…啊啊~好坏……要去了~去了去了~~”在大伯一次的猛干向雪高潮了,爽翻了的向雪翻了白眼,脑中一片空白,随后大伯也高潮射精了,强劲的射精力道狠刷烫着她的子宫,大伯射了很久才射完,子宫被射满精液很胀。

(啊啊~…在危险日被内射还射了这幺多的量,我一定会怀孕的…。)

大伯抽出大鸡巴『啵~』的一声,胀满的精液『噗兹噗兹』的一股股沿着向雪还合不起来的小穴流出。

大伯在一旁擦拭完他的肉棒拉上裤子后也转过身来拿着卫生纸帮向雪擦着都是精液的小穴,因为量太多了大伯擦了很久才清理好。

“乖姪媳我们该走了,还要去旅馆不能太晚,我还想再干妳一整晚呢。”大伯吻了吻还在余韵的向雪,下车走回驾驶座开车,向雪缓缓的恢复理智,也整理起自己全身的装容。

“大伯…那个…我的内裤呢…”向雪害羞的问了她不翼而飞的丁字裤,因为旗袍双边衩真的开很高又短,所以不穿内裤真的会被看到没有穿内裤的阴部。

“那个啊,大概还在看夜景的那边,反正不穿性感多了,而且…还很方便我一撩开就干。”被大伯下流的言语弄得向雪不敢再开口跟大伯说话了,怕他又会说什幺让她无法招架的话。

到旅馆后已预约好的侍者早就在大门处等我们,下车后行李和车子都有侍者帮忙服务处理,一个侍者就带引他们到房间去,一路上因为向雪没穿奶罩和内裤怕被发现,所以就一直躲躲藏藏的缩在大伯身后,房间是很传统的日式榻榻米地的房间,有客厅和铺好床地内室,而温泉池就在房间客厅外的小庭院里不用出去跟大家泡公共浴池很方便,他们一到房间时侍者已经将行李放置好,侍者告知一下住房服务和须知后就退出去了,向雪走到放行李的地方自觉得将两人的行李整理好放好,等向雪弄好后转身却看到大伯一直在注视她,向雪不知所措脸红的看他。

“服侍主人脱衣服洗澡吧。”大伯用命令的口气对向雪说,向雪害羞的走过去依偎在大伯身上手慢慢解大伯的扣子,大伯也揉上向雪的奶子玩弄着,一手伸到她的脖子将旗袍唯一的扣子解开

“奶真大,好软,玩起来手感超讚”向雪发现大伯很爱玩她的奶子,大伯的手几乎是不太离开她的奶子,大伯脱掉向雪的旗袍到腰部时,向雪也将他的裤子内裤退到膝下处了。

“小骚货,先这样在这里用妳这对大奶子给主人我打一砲让我爽先”

向雪轻点头跪下,跪在上司已经勃起的鸡巴前,先握住大鸡巴抚摸着,再低下头去舔湿大鸡巴,好等等在打奶砲时有点润滑

向雪很仔细的舔过含进去,然后再抽出到龟头顶吸吻住龟头,身体靠上去,用着G罩杯的巨乳一左一右的包抄住大鸡巴,奶子一上一下的套弄大鸡巴,嘴还很努力的吸含着龟头

“嘶~小骚货真棒,把我撸到快受不了了”大伯很爽很陶醉的夸奖向雪,而向雪就像个被称讚的孩子一样更加卖力的打着奶砲,不过大伯的忍功实在太强了,双G奶打了好久才终于帮大伯打出来了,精液量还是很多,喷的她的脸和奶子都是。

大伯很温柔的帮向雪擦掉脸上的精液再脱掉她的衣服和他自己的裤子,搂着向雪走到温泉去,大伯坐在温泉岸边,向雪跪在大伯身旁拿起水瓢摇水将自己和大伯的身体打湿,再换肥皂搓出泡泡开始抹上大伯的身体清洗,肥皂抹的差不多要放下用手搓抹大伯身体时,大伯将肥皂接过也帮向雪抹了身体,他们亲密的互相帮对方洗身体,向雪手伸到大伯的大鸡巴认真的帮他洗鸡巴,毕竟它等等一定还会再干进她淫穴里,所以当然要将它洗乾净,大伯也很贴心的抹了一些肥皂帮向雪洗起了小穴只是…。

“嗯嗯…好坏…”大伯帮向雪的洗是带着玩弄的洗,以至于小穴很快的湿透了,淫水太多把刚刚抹上的肥皂泡泡都流了一些掉。

“呵呵…忍不住很想要我干妳了吧,小宝贝的魅力真大,妳看看才刚打一砲而已,我的大鸡巴还硬着想插小骚穴呢。”大伯低声在向雪耳边呢喃手还在抚摸着她湿滑的小穴,向雪全身酥软的靠在大伯身上等他玩弄。

大伯摇水将两人的泡泡沖掉,抱起向雪泡进温泉池里让向雪坐在他腿上,大伯深吻住向雪,而他的手又不离向雪的奶子玩弄着,左手却伸下去小淫穴那伸出中指顺着水插进小穴里抠玩找G点

“呜嗯…”向雪也情动的手向后握住那顶着她屁股的大鸡巴套弄着

“起来去旁边当母狗趴着,主人要干肏妳的骚穴了”大伯拍了向雪的屁股两下,命令她去趴好,向雪乖乖的上半身趴在岸边,脚跪趴在上下温泉池里的阶梯上,大伯扶着向雪的腰握着大鸡巴用龟头顶进小穴一点点,缓缓慢慢的要插不插进去的玩她,向雪被逗弄的耐不住重心往后想要让大鸡巴完全插进来,被大伯发现意图的用力拍打了她的屁股两下。

“这幺淫蕩的想要大鸡巴干妳到自己来啊,耐不住的话就来求我,妳知道越淫蕩越下贱的妳我越爱。”大伯故意用龟头顶蹭她溼答答的穴口和阴蒂,手揉捏奶子低头吸吻她的背在叼她胃口。


“唔嗯…你好坏…”向雪被叼到痛苦的呜咽起来,眼眶泛红快哭了。

“ [你] 这是指谁?小骚货是在叫谁说清楚喔…”大伯很坏的略带惩罚的咬向雪的耳朵,手粗暴的捏住乳头蹂躏着。

“呜唔…主人…疼…好疼…小骚货错…唔嗯…错了…小骚货想要大鸡巴…大鸡巴主人…求你干小骚货好不好…呜呜…”被玩弄又被叼胃口,大伯又坏心不肯插进来,向雪终就忍不住哭了出来,用眼泪来指控大伯的坏心。

“喔~乖喔~不哭不哭,主人现在就用大鸡巴插进妳淫穴里肏干妳好不好~”大伯很喜欢向雪被他弄哭的模样,在安慰向雪的时候趁她还在抽噎,突然大鸡巴猛烈的插进向雪小穴里来。

“咿一!啊哈~嗯…”被突然的插进来给吓了一跳,又因为那种被填满小穴的爽感让向雪很舒爽的高声尖叫。

大伯揉住向雪的奶子,下身也很不客气的肏干着她,『啪啪啪一』肉体碰撞拍打声充斥整个庭院,向雪被肏的娇喘不止淫叫连连。

“啊哦~好棒…啊啊…主人好猛…嗯…插的好深…嗯啊…快…被干坏了…好…爽~不行了…主…人主人~…去了去了~~!”向雪的身体原本就很敏感了,再经由这三次的性爱启发,将她蕩妇的本能完全开发极致,被插个没几下就高潮了

高潮后大伯抽出大鸡巴扶住摊软的向雪坐下,大伯坐着抱起向雪分开她的纤长双腿,对好又硬又粗又大的鸡巴让她坐下,从回被大鸡巴肏满的充实感,让向雪很愉悦的舒叹一口气,接着自动自发的抱住大伯的头让他的头埋进她傲人的双G奶里方便他吸吻,动起腰抬起屁股一上一下越来越快的自己动了起来,大伯也很爽的挺腰用力配合向雪的动作向上顶干。

『啪啪啪』肉体碰撞声,温泉水激烈晃动声,身体刺激的快感,充斥向雪全身的感官让她爽到都翻了白眼嘴巴淫蕩的乱叫了。

“呼~好爽,快不行了要射了,小骚货妳说射哪里好?”大伯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啊嗯…主人~射…在我小淫穴里~啊哈…好不好…我好喜…欢被内射…内射好…爽…”向雪抱着大伯的脖子撒娇着,希望大伯内射给她。

“嗯…不要好了,我看就射在奶子上,内射了怕妳怀孕,妳说好不好?”大伯坏坏的故意在叼她。

“不要~主人~求你射给我…人家想要你内射嘛…”怕大伯不内射给她,所以向雪将脚夹在大伯的腰紧紧的,不让大伯抽出来射。

“是可以内射,只是会怀孕喔~这样也没关係吗?”

“啊嗯…没关係我要~人家想要…嗯…怀主人的宝宝~给我…求你…嗯嗯…”大伯坏笑的紧扣住向雪的双乳开始猛力加速狂干,向雪也淫蕩的大力摆动着她的腰和屁股迎合大伯的动作

“啊…要死了…唔嗯…好爽…快干…嗯…死…人家了~啊哈…高潮了~…”瞬间的高潮快感让向雪放浪的尖叫出来,眼角流下愉悦的泪水。

“唔嗯…要射了…好好喝光吧!给我生个儿子!”在向雪高潮的当中大伯也高潮射了进来,一波一波强劲的热流沖进她的子宫里,强烈的快感让向雪很丢脸的晕了过去。

当向雪迷濛的醒来,发现她人已经不在浴池那了,而是已经擦乾在榻榻米铺的床铺上载浮载沈,而大伯则抱着向雪继续狂烈的做爱,两人依依不捨的缠绵到隔天中午大伯才开车载她回去。

*******

向雪委身于大伯的那天之后,他们两人常常约出去偷情,剩至她老公不在家的话两人就在她家翻云覆雨好不快活,完全就像一对新婚夫妻似的甜蜜热爱,而向雪的丈夫木伸则因为那案子表现优良很得上司的赏识,就被上司提拔升迁去国外新开的分公司当经理了,三五年内是回不来了…

至于有了心爱的另一半的向雪,受不了跟她老公的淡如水毫无交集的生活,也受不了不能和心爱的大伯长相思守,毅然的决定要离婚,两人和平的谈离,前夫哀伤的提着行李离乡背井去打拼,而向雪则喜悦的搬离投入爱人的怀抱。

现在的向雪觉得,她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温柔爱恋的看着枕在她腿上沈睡的男人,两人的手幸福的交叠抚在向雪浑圆凸起的肚子上…